在母親節當天乘區間車來到這裡.這裡曾是榕和我夫妻倆一起回鄉.來逛過的公園.但我這次來卻是為了"解脫"...其時是抱著尋死的心情而來.....

第一夜:海邊下著大雨.從龜山站.步行到"北關".砂石車急駛.還是像以前.沒變慢.以前跑這線.我也沒低過80.也繳了不少.學費.照像太多.最高一趟來回加1 高.有6張還是5張吧.那時才知有連罰.這是第一個記憶.就這樣走到公園..順著階梯.到最高點.望向太平洋.好寬好大.船變的好小.釣客就像螞蟻一般.心寬了些.但是還是糾結.吃著福隆便當.好像不在是幸福家庭的味道.是種難以形容的味道.依然嚥下.這便當...."不想當個餓死鬼"....但是下雨.礁石.走不過去.沒點可跳......於是走到2公里外的7-11...咖啡.配著雨..想著過去...玻璃窗.像螢光幕.映画著過去像是"電影:一部我的人生故事......咖啡香伴心底的淚...做錯好多事..卻沒及時清醒....痛苦沒有細細去回味家裡的光影.後悔沒有頃聽家的聲音.哭鬧笑氣..種種的聲音.在第一次.被趕出家門.我好像就漸漸變這樣.也因此.開始上大夜班.脫離正常家的作息...在想到此.半夜.就這樣.從7-11出來走在濱海公路.一路哭著.走到公園.涼庭呆坐.望海直到魚肚白......

第二夜:白天還是下著雨.就在涼亭睡.被蚊子狂吸一夜.腫.就是腫...走到岸邊..少年.阿桑說你穿這鞋唔湯扒.足滑.艾穿草鞋..喔要穿草鞋...真沒想到....長知識..淋雨站在岸邊.覺的暈.發燒.凉了一夜.怎會不發燒....想起我把機車是停在清水還是龍井.記的不清楚..包包放在台北車站寄物匱.但是那一匱.嗯也不清楚.呆在網咖有好幾天.台北車站附近找一些工作.其時是橋下工人.現在都聚在晚上的網咖.可惜.沒機會.附近.仲介.我沒電話.不好聯係.也沒下文..昏睡中聽到人聲..是遊客.阿陸...慢慢眼皮又垂下........總隱約有人叫我...但不知是誰?.....

第三夜:天剛魚肚白..還好雨停了.....散一下步....也是想著過去.想我讓母親能恨之入骨......我的想法....帶頭葷食....我記的是媽好像沒幫我準便當...沒拿過零用錢.沒讓我讀想讀的五專.再來是我拿了妹錢.."對不起"...弟在台中商專的學生會費.和媽吵過.....奶瓶事件...這更是誤會.我態度是有問題.但剛出生的兒子卻跟著受苦.媽手也不輕.直接樓上把花盆砸在前檔上...車賣也有誤會....買房子的事也是.只配2隻.且不能復制.我上大夜.用1隻..白天前妻總得留一隻..住一起.吃素.和賣牛肉麵.住一起?我會願意.但媽?....我說這我家或許太過份.但總比硬住在一起好......想想我爸...小學教員..為何怎變土木包商.......然後又變運輸業.....又何因怎會從宜蘭來到豐原..這段不是和我很像..受誰影響..甚至被拘押.當賊.去做木材工..我的想法.那種工場有羅東的味道.總是步行在木材場的路回家......"味道".....腳受傷....讓我知道.爸很想回羅東.如果那時決定.會變怎樣.?其實阿罵.和母親的關係.....在我的婚姻.是父親的翻板.前妻.母親.阿姨....要我保持距離..我少去.但是.仗母總是幫我顧小孩.孩子沒吃素.母親早就不高興..幾次回去.我知道像我剛開葷食.時一樣的語氣..氣份很清楚..媽不是和阿姨...納我前妻卻要我注意.為何..我認為她們和阿姨.有差別嗎?趁漲潮.找地方.露天洗一個澡.10多天沒洗..天上星星好多.這時我替自己感到悲傷.游家的事.人.一句話"你不用管"..現在游家在我手消失...對祖宗.不知道.."對不起"能不能撫平?希望身後.....不立牌位..不頌經.不發喪.燒完就灑在太平洋...孩子從母姓..名字換掉..就這樣我的遺害降到最低.別讓母親疑用宗教.教義..強加在孩子的身上...我知道.我就像叛教的人讓她顏面無光..........

第四夜:又是下雨...昨天爬上礁石上..摔了幾下.褲子破了..終於....這一刻....眼閉起來...莎呦啦那....一底喇下...幾個浪頭打上來...一個前天的聲音..現在別跳....嚇到滑下來.....而今天又下雨.於是走到.觀音廟前的礁石..也沒釣客..剛好.爬過扶手.突然有一阿桑.和一位女士..來拜拜.....後來那位女士.我知道她姓王...阿桑一直在罵她的小孩.事情居然和母親一樣的語氣...我爬回來..阿桑待會.我可以跟妳說個故事.好嗎...可以她回答...然後王女士.拿香.告訴我.請你先跟觀音說...我會回去.呆好幾天.也知道錯.回家跪在門口.說媽對不起.我愛妳.......大姐妳說這個....我問她....照著唸...拜就對.....阿桑燒完金..拉我手到邊上..先抽煙..有抽喔..你講...然後說了一些...然後她說她嘴上唸..心裡頭..伊是我的仔...我知道.....王大姐說..她和觀音有緣.是她剛才要她說的...因為妳其實還沒對你媽媽說上最後的話.....是阿是這樣.要不然你在台中就往生....我來自台中大姐妳知...不開門.回去跪....不被原諒...北海這觀音說隨你..執杯...聖杯...這太奇遇..她一直勸....水果.糖果.水..塞給我..馬上到車站.......就這樣我的第五夜.又回到這網咖.......我一夜閤不上眼....不開門.不接電話....我不曉的該如何做.....於是想道...小姑.秀惠.她的小兒子在台中唸書.在臉書上她有留訊息.....可是這和不可以找阿姑相抵觸.媽會更氣....這不通..........也許讓妹看我這幾天的想法......所以敲這段文..也許真走後.也留下想說的話...

我知道不可能.可發生這一些.似乎沒做........真的死不去...糾結這種痛苦..不能睡..遊民..情蓄.更痛恨自己.....連車站.站長..都說先生你要回台北.....我有那樣讓人注意.還沒買票.還先問我

別太靠近月台...這一人服務的車站..心情不好..是我幾天前告訴他.少有人.好像下客學生他都認識.外勞也是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鴻 的頭像

游 濱鴻的部落格

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