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與她通ㄌ幾通電話......知道她現在很忙.保險業務...也知道麵店收ㄌ...再也很難見面......心很不甘....原以為心防有建立起來.怎如此不堪一擊.........我輸ㄌ.......騙自己會好.....白癡.這種病家人連一句問候也不開口...比癌患還不堪.看ㄌ一些病歷.....原來求救真的很難....沒有支撐點...看來那把鎌刀已經架在脖子上...希望他能像我殺雞一般...閃眼間.....但他的技巧確是凌遲...現在的我正被玩弄著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鴻 的頭像

游 濱鴻的部落格

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